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巴菲特特朗普不会破坏美国经济不要过于担心

发布时间:2020-03-26 11:10:06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沃伦·巴菲特有话要对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者讲:不要过于担心。

在他自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以来接受的第二次专访中,保险巨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世界上最著名的投资者巴菲特告诉《财富》,他认为当选总统不会破坏美国经济或股票市场。

巴菲特是直言不讳的希拉里支持者,为她举办了十几场筹款活动。在大选日,巴菲特甚至在其家乡奥马哈租用了一辆有轨电车,以鼓励人们去投票。

尽管如此,巴菲特说,在特朗普的总统任期结束后,美国将变得更加富有。此外,这位奥马哈先知表示,今年的大选结果并没有让他对美国股票市场感到悲观。他还在购买他在11月8日之前购买的股票。

除此之外,巴菲特说,继过去10年斥资150亿美元建设风电场之后,他的公司可能会继续投入数十亿美元发展可再生能源技术——尽管特朗普声称全球变暖是个骗局,并暗示他很可能削减风能发电享有的税收抵免。

当选总统最近告诉《纽约时报》,他不支持补贴风电场。“我的意思是,这些风电场基本上行不通。我不认为,倘若没有政府的补贴,它们还能生存下去。这让我感到不安,它们把鸟儿都杀光了。”

巴菲特说,他对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投资不仅有利于他的公司、投资者和客户,而且对整个社会都有好处。

以下是巴菲特与《财富》杂志的对话摘要。采访时间是11月15日。

《财富》:你是一个向来对美国很乐观的人。

巴菲特:非常乐观。

《财富》:现在你还对美国的前景感到乐观吗?

巴菲特:那是当然。没有什么能阻挡这个国家前进的步伐。

《财富》:所以这次大选的结果并没有改变你的乐观期许?你认为四年后的股市会比现在高吗?

巴菲特:我不会预测股票市场。我的眼光很长远。从长期来说,股市肯定将走高。关于这一点,我已经写过很多文章了。至于明年或明天的股市表现,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在大选日前后购买和出售的股票是一模一样的。

《财富》:在特朗普的政策主张中,你是否看到了某种有利于或者不利于市场的东西?

巴菲特:我没有看。我根本不知道市场将作何反应。从来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

《财富》:几年前,你在《财富》撰文谈及一项旨在消除美国贸易赤字的计划。你是否打算给特朗普打电话,力荐这项政策?

巴菲特: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给任何一位总统打过电话呢。我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这样做。这过于冒昧了。我想,如果我知道某个地方藏着一颗核弹,我会很快拿起手机的。

《财富》:好吧,但你是否仍然认为你的计划——其核心是给予所有出口商一笔可交易的进口信贷——是一种聪明的方式?

巴菲特:我认为总统需要明白两件事。其一是:从长远看,贸易越多,对我们和这个世界越有利。

第二,自由贸易的利益分散在3.2亿美国人身上。你之所以能够以更低廉的价格购买你的鞋和内衣,完全是拜自由贸易所赐。但一些人因自由贸易而遭受的惩罚,比如俄亥俄州的钢铁工人或马萨诸塞州的纺织工人,是极其巨大的。试想一下,有个人干了35年炼钢工作,而我则享受着自由贸易的好处——购买更廉价的内衣,如果他未能获得某种照顾,他就会觉得这个体制不对头,这种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开展自由贸易,同时还要制定政策来缓解,但愿能治愈那些体面的公民由此遭受的伤害。他们这辈子都从事同一个行当,现在55岁了,没有能力接受职业再培训。

所以你必须有一个双管齐下的政策。到那时,我认为你会为自由贸易争取到更多的支持。

《财富》:很多人都说,美国现在面临更加严重的分歧。你能否分享一下你对大选结果的感想?

巴菲特:我第一次投票是在1952年,当时是艾森豪威尔对决史蒂文森。走进投票站时,没有一个人是因为憎恨史蒂文森才投票支持艾森豪威尔的,反之亦然。他们只是支持其中一个。至于今年的大选,我认为有相当大比例的人走进投票站,是为了表达对另一个人的反对立场,尽管没有办法精确地证明这一点。

《财富》:但你非常热情地支持你的候选人。

巴菲特:哦,当然。我想我为希拉里举办了15场筹款活动。

《财富》:大选结束后,你跟希拉里通过话吗?

巴菲特:没有。

《财富》:你已经投资150亿美元用于开发风能,并承诺至少将这一投资翻一番。为什么如此执着于风能?

巴菲特:爱荷华州是风能领域的沙特阿拉伯。风能使我们的电力供应能够持续保持低价。它也为爱荷华州带来了许多产业,因为高科技公司,特别是需要使用大量电力的服务器群,不仅喜欢低价,也喜欢使用风能这种想法。

《财富》:这块业务是如何运营的?

巴菲特:戴夫·索科尔(一位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高管)和格雷格·艾贝尔一起运营了很长时间。在过去五年,这块业务一直由格雷格负责。他们做出了这些决定。现在,他们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综合纳税申报单的一部分,所以他们能够以一种大多数独立公用事业公司不能做的规模做到这一点,的确是这样。

《财富》:你认为这是为了保护你的公用事业,还是一笔好投资?

巴菲特:哦,社会已经做了一笔聪明的投资。投资风能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可行的,除非涉及税收抵免。所以政府说,“我们愿意放弃一定数量的税收收入,以便培养风能和太阳能。”

这是一个政府诱导的结果。我认为,无论是对社会、对我们的消费者,还是对作为投资方的伯克希尔来说,这都是很有意义的。

至少有一项分析表明,在你的所有子公司中,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是回报率最低的业务之一,但它获得了最多的资本支持。为什么不减少能源投资,增加对其他业务的投资呢?比如,回报率最高的北伯林顿铁路公司。

去年,一条2.2万英里的铁路需要45亿美元,我们就照数给了他们。如果你再给他们10亿美元,他们也不知道用这笔钱干什么。你已经在服务你的客户,你的轨道状况良好。我们是按照业务之需要分配资本的。你不能强迫着喂糖果。我们尝试了50种不同的方式来使用额外资本。

但我认为你的回报数字是错误的。2000年,我们以每股35.05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用事业公司。今年,它的每股收益将达到30美元左右,还是税后的。

《财富》:但你还在增加风电装机容量。你现在是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但你很快将成为最大的风能生产商。

巴菲特:我们希望发展太阳能,很乐意收购另一家公用事业公司。从事这门生意,你不能指望获得其他业务带给你的回报。公用事业不是那种能挣大钱的业务,它是一门好生意。我们给好生意投入的钱越多,我越喜欢。特别是当我们有非常好的管理团队的时候。十年或二十年后,我们的公用事业将比现在大得多。

《财富》:多年来,你对亚马逊称赞有加,但你一直没有投资这家公司,算是个遗憾吗?

巴菲特:是的,杰夫·贝索斯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经理人之一。我不会评论我们的个股操作,但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你已经看到我们迄今为止做了些什么。

《财富》: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已经接受被动管理——投资指数基金和ETF(即交易所交易基金)。下一个沃伦·巴菲特会出自指数基金领域吗?

巴菲特:我不了解ETF,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动投资将跑赢积极投资。但对经理人来说并非如此。经理人靠积极投资赚钱,投资者靠被动投资赚钱。在明年的年度报告中,我将会着重谈论这个话题。我真的在写,将使用大量篇幅。

《财富》:托德·康姆斯和特德·惠斯勒加入操盘团队的前两年,你谈到他们的投资表现如何超越了你自己。在过去两年里,你一直对他们的业绩保持沉默。你打算在明年的年度报告中写些什么吗?

巴菲特:我可能不会讨论个人表现或个股。呃,黛比刚刚给我寄了张纸条。

《财富》:提醒你应该终止访谈?

巴菲特:是啊。

《财富》:好的。

巴菲特:祝你好运。

《财富》:谢谢。很感谢你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财富中文网)

作者:Stephen Gandel

译者:Kevin

白癜风的病因有哪些

预防尖锐湿疣该做哪些事情

治疗癫痫小发作的常见药物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