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贵州16岁少女经历离奇婚姻3个月换两丈夫图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6:09:05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贵州16岁少女经历离奇“婚姻” 3个月换两丈夫(图)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关岭16岁少女经历离奇“婚姻”,3个月换了两“丈夫”

今年春节期间,关岭自治县板贵乡16岁女孩李琳琳(化名)与邻村一名梁姓男子自由恋爱后按当地风俗办酒“结婚”,因年龄还小并未领结婚证。不久,因嫌弃生病的李琳琳,梁某突然“失踪”。结婚不到两个月,在李琳琳娘家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却出现在10多公里外的花江镇半坡村的叶某家,成了叶家的媳妇。

对此,李琳琳及家人都称,是李琳琳的公公梁某某将她卖到叶家去的。4月27日和5月22日,记者两次来到关岭自治县,对这一离奇“婚姻”婚姻进行了采访。

丈夫“失踪”16岁少女被冷落

李琳琳的家住在板贵乡白泥村。

去年11月,李琳琳与附近木工村20岁的梁某认识,并谈起了恋爱。12月9日,经双方父母同意,李琳琳与梁某按照当地风俗办酒结婚。春节过后不久,梁某便带李琳琳到浙江打工。但10多天后,李琳琳突然发病,身子右侧痉挛并抽搐不止。病情缓解后,梁某便将李琳琳带回了家。

李琳琳及李父李庆洪都说,婚前他们已给梁家人讲过,李琳琳从小就有这种病,当时梁家人都说没关系,表示可以给她医治。

但回到梁家后,梁某及家人对待李琳琳的态度,开始有了转变。

“他不理我,也不和我讲话。”李琳琳说,3月1日,梁某将她带到她家附近后,自己拦下一辆到兴义的客车走了。此后几天,一直没有梁某的消息,连电话也打不通后,3月4日,李琳琳只好返回梁家。

独自返回梁家的这段时间,李琳琳称,她受到了公公梁某某及婆婆和两个小姑的虐待。一个姑姑剪断了她所住屋子的电线,另一个小姑还找茬打了她两耳光。最严重的一次是,公婆准备将她按到烧沸的水中,她双手紧紧按住铁锅边沿,才没有被烫着。

陌生人来电女儿被人拐卖了

女儿在梁家遭遇的这些情况,李庆洪夫妇也有所耳闻。为此,他们还到过梁家,找梁父“交换意见”,并打听女婿梁某的下落,但梁家人均称不知道梁某去哪儿了。

4月2日深夜,李庆洪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电话中,陌生人说,他的女儿被梁家人卖到花江马马崖了,但不知道是哪家。

4月4日,李庆洪等人来到梁家核实,发现李琳琳果然没在梁家,但梁家也没有告诉他们李琳琳去了哪里。

此后,李庆洪与家人来到马马崖一带的村子,四处寻访,但找了整整7天,一直没有消息。4月13日,李庆洪的妻子周氏在村里听说,10多公里外的花江镇半坡村叶某家最近买了个媳妇。

次日,李庆洪等人来到半坡村的叶家,终于见到了10多天未谋面的女儿。见到了家人,李琳琳使劲儿哭了起来。

16岁少女丈夫家人把我卖了

李琳琳说,4月2日那天上午,梁某的父亲将她带到同村的另一户人家,想卖给这户人家,但对方不敢“接收”。随后,梁父又带着她往回家的路上走。半路上,她听见梁某给两个女儿打电话,要他的两个女儿替李琳琳收拾东西。

返回梁家时,李琳琳的衣服等物已经收好,梁父提着一把杀猪刀要她快滚,她只得提着衣物走出家门。此时,梁父的两个女儿已拦下了一辆到麻窝乡场的中巴车。在梁一家人的逼迫下,李琳琳上了这辆车。

李琳琳称,车开动后,正不知该怎么办时,她接到了梁某姑妈的电话。电话中,对方称知道梁某的下落,让她在麻窝乡场下车后,带她去找梁某。

20分钟左右,车到了麻窝乡场。下车后,李琳琳见到了梁某的姑妈和姑父何某,还有一名30岁左右的陌生男子。

李琳琳说,之后她与那名陌生男子一起,被带到梁某的姑妈家。吃了饭后,他们又将她带到了半坡村这名男子家中。

这名男子就是李琳琳的第二任“丈夫”叶某。

离奇婚姻公公索要婚姻损失费

找到女儿的次日,李庆洪等人来到梁家,找梁父“兴师问罪”,但梁父称李琳琳是自愿去叶家的。

在叶某家,李庆洪获得一个信息:梁家向叶家索要1.9万元钱。

叶父称,他家与梁家有亲戚关系,此前,他给梁某的姑妈等人讲过,希望今后有机会让梁某的姑妈等人给他的儿子叶某介绍一个对象。

4月2日,梁某的姑妈、姑父打来电话,说了李琳琳的情况,并让他的儿子叶某到麻窝乡场上去接李琳琳。叶父称,将李琳琳接回家的当天,梁某的姑妈、姑父就提出要钱,但他没有同意。直到几天后,他看到李琳琳与儿子相处得非常和睦,他才找中间人陈某到梁家谈钱的事。经过三次商谈,这笔钱从梁家最初提出的6.8万元,降到1.9万元。

李庆洪第一次到叶家时,叶家尚未向梁家支付这笔钱。见到主动上门的“亲家”后,叶某的父亲当时征求李庆洪的意见,问这笔钱是付给李庆洪还是付给梁家,李庆洪表示,钱是梁家索要的,要付就付给梁家。

4月16日,叶父付给了梁某的父亲1.9万元现金。梁父给叶家打了一张收条,上面将这笔钱称为“李琳琳改嫁婚礼补贴损失费”。

家人报警少女终于回娘家

4月27日,记者来到花江镇半坡村,见到了仍在叶家的李琳琳。

在叶某家,李琳琳对记者说,梁某的姑妈一直骗她说带她找梁某。被带到叶家后,她极不情愿,但她没有办法,当晚就被迫与叶某同房。而且,在叶家,虽然没有被虐待,但叶某母子每天几乎寸步不离,且不让她打电话。

记者问李庆洪,既然知道女儿在叶家,当时为何不带她回家。李庆洪说,叶家已支付了“彩礼钱”,带走女儿后怕与叶家发生矛盾。而李琳琳也说,她知道叶家为她花了一笔钱,因此不敢离开叶家。

记者问叶父,当时知道李琳琳就是李庆洪的女儿,为何不通知李庆洪,却要去找梁家。叶父回答说,李琳琳是嫁到梁家去的,也是从梁家嫁过来的,所以他认为要找梁家把这些关系“扯清楚”。

4月29日,李庆洪以梁父拐卖自己女儿为由,向警方报案,关岭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立即介入调查。当天,民警来到叶某家中,将李琳琳带到板贵派出所,作完笔录后,民警将李琳琳交给李庆洪带回家中。

至此,李琳琳在经历了一场奇异的“婚事”后,回到了娘家居住。

是否拐卖警方仍在作调查

5月22日,记者来到关岭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第二责任区刑警队采访了这起案件。

办案民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询问梁父时,梁父称儿子梁某去了哪里,他仍然不知道。梁父说,“儿媳”李琳琳是突然不见的,几天后,叶家上门“提亲”,他才知道李琳琳跑到叶家去了,想到儿子与李琳琳没有这个缘分,为他们结婚又花了一笔钱,他收这1.9万元算是“捡点损失”。

此外,中间人陈某受到叶某家的委托后,因为从未听说过“公公嫁媳妇”的这种事,到梁家商谈钱之前,陈某特别问了李琳琳是否愿意在叶家,李琳琳回答“愿意”后,陈某才到梁家“提亲”。对此,李琳琳说当时是受梁某的姑妈威胁后才说“愿意”的。

办案民警介绍,目前,这起案件是否定性为拐卖案件,警方仍在作进一步调查。

昨天下午,回到家已有20多天的李琳琳告诉记者,她现在才16岁,她打算等成年后,再谈婚论嫁。

甘肃20目镍网

吉林负氧离子检测仪

沈阳花草坪护栏厂家

海口平面研磨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