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间故事官银谜案

发布时间:2019-09-30 00:53:32 阅读: 来源:热风炉厂家

民间故事:官银谜案

民间故事:官银谜案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民间故事:官银谜案 民间故事:官银谜案 Posted on 2015年7月5日 by new_notlee in 多彩生活 明朝永乐年间,济南府有家有家钱庄名叫天福钱庄,在当时的济南府可是家喻户晓,掌柜名叫王天福,王天福为人友善常常帮助百姓,深得人们的尊敬。话说这年初冬下了一场大雪,天寒地冻。转过晴后,在家窝了几天的百姓都出来买东西,街上热热闹闹,可钱庄却没一个生意,王天福站在门口口中哈着热气,这时张捕头带着一队捕快向钱庄走来,王天福连忙向张捕头行礼,张捕头还礼后笑着说:“王掌柜,今天又要搜查了,又要打扰您了”。王永福说:张捕头这是哪里的话。快请。”说着几人便走进钱庄。这么热闹的一天钱庄怎么会没有一个生意?还有那张捕头说要搜查什么?原来在半个多月前发生了一件大事!府库里的一百万两官银在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这银子本是要上交朝廷以发给北方边关士兵作为军饷,冬天到了,戍守边关的将士还没棉衣呢,这件事非同小可,知府刘仁海将这件事禀报给皇上,皇上知道后大怒,责令刘仁海在一个月内查明此案,,知府命捕快每隔五天将城内各个钱庄搜查一遍,可案情一直没有进展,这件事闹得城内百姓人心惶惶,谁还敢去钱庄存银子,这也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王天福带着张捕头和众捕快走向银库,王天福拿出钥匙打开库门大锁,打开库门一阵寒气扑面而来,王天福和站在前面的张捕头不禁打了个冷战。张捕头哆嗦着说到:“怎么这么冷呀?”王天福笑道:“这银库建在地下,几天大雪天寒地冻,这几天我都没敢进来过,可委屈张捕头了。”张捕头忙答道:“王掌柜可别这么说,是这几天我们打搅了您才是,这知府大人也真是,让我们兄弟们整天查城里的钱庄,能查出什么呀,那贼人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唉,这阵子可是遭罪了”。王天福指着箱子对张捕头说:“这里一共是二十万两白银,自从这官银失窃案发生后,人心惶惶,这些日子没怎么做过生意,就这些银子也是半月前的”。张捕头笑着说:“我们也知道王掌柜的为人,偷窃官银这样的事您是不会做的。”王天福打开箱子退了几步让捕快检查。箱子打开后张捕头便走上前去,漫不经心的去伸手拿银子,拿起的银子上落下了些灰,他嘟囔道:“都落上灰了”。正要把银子扔回箱子时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只见他把银子拿近看了看,另一只手又抓起了几块银子。王天福在后面见他的样子感到奇怪便凑上来,一看便吓了一跳,只见只见银子上有一个清晰的印痕正是官银的标志!王天福大吃一惊又将箱子里的银子倒出来查看,捕快们见状也把其它银子倒出,细细查看发现所有的银子都是官银!这时王天福一下瘫坐到地上,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张捕头说:“王掌柜没想到你竟做偷盗官银这种事!“王天福说:“不!不是我呀,我也不知道官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捕头说:“即使官银失窃案不是你做的,那私藏丢失的官银也是重罪!”白花花的银子在这里,王天福无话可说,只得被捕快架着带出钱庄。王天福被捕快带走时,街上的人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脸上都露着惊讶的表情,可对面茶馆里却有人露出一丝微笑。话说张捕头将在天福钱庄查到官银的事禀告知府刘仁海,刘仁海大吃一惊,心想:这王天福与我是至交,他的为人我非常了解,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我要当面问问他!于是便令张捕头前面带路,赶往大牢。到了大牢便看到坐在牢房一角发呆的王天福,王天福见刘仁海来了连忙起身说:“刘兄你可来了!”刘仁海示意张捕头打开牢门,刘仁海急忙走进牢房,问道“王兄,怎么回事?怎么会在你家钱庄搜到赃银?”“哎呀,这我也没弄明白呢,我怎么做那偷盗官银的勾当呢,那些些银子当初存进来的时候,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可这过了几天怎么会变成官银,这也太奇怪了!”“王兄,我知道你不会做这种事,但这官银确实是在你家钱庄搜到,现在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呀,就算不是你偷盗官银,那私藏赃银也是重罪呀!”“刘兄定是有人陷害我呀!”。“此事的确蹊跷,王兄你还得在这里受点苦,我即刻开始查这件事。”话说王天福被抓到大牢,王天福一家顿时群龙无首,乱作一团。这时孙管家忽然说道:“哎呀!怎么把少爷忘了!”他连忙拿出纸笔写了封信,派人带着书信赶往南京。孙管家说的这个少爷是王天福唯一的儿子王玉山,王玉山年轻有为,二十出头便独身一人到南京做生意,如今也算干出一番事业。王玉山接到孙管家的书信看后大吃一惊,他不相信父亲会偷盗官银,于是连忙随送信人赶往济南,到了济南孙管家将事情前前后后细细说了一遍,王玉山听后很是困惑说道:“这到底怎么回事?钱庄里的银子怎么会莫名其怪的变成官银?”“是呀,这些银子存进来时我也在场,绝对不是官银,银库钥匙一直是老爷贴身放着也不可能被人替换呀。”孙管家说道。“那我先到府衙去看。”说罢王玉山便赶往府衙。到了府衙,王玉山拜过刘仁海后便说:“世叔,我父亲的案子可有进展么?”“唉,贤侄你也不要着急,衙门现在正在查这件事,我相信王兄他绝不会偷盗官银,放心,此案一定会水落石出!”刘仁海说。“那就让世叔多操心了,那现在可不可以让我看看那些官银,再让我去牢中看望一下我父亲?”“好吧,银子就在府库中,我带你去。”说完刘仁海便带着王玉山去了府库。到了府库,王玉山拿出几个银子看了看,见银子上沾满灰尘,嘴里嘟囔着说:“这银子怎么沾了这么多灰呢?”“大概是存钱人贪图小利想用这些灰尘抵上几钱银子,王兄心胸宽达没跟他们计较。”刘仁海苦笑着说。见银子上没什么线索王玉山便随张捕头到大牢探望王天福。来到大牢,王玉山见父亲依偎在墙上,脸上满是疲惫,打开牢门王玉山忍不住跪下抱住父亲痛哭起来,王天福握着王玉山的手说:“玉山,你怎么回来了?”“父亲有难,我岂能不来。”父子两人交谈了一会,王玉山又向父亲问了事情经过,仍没发现什么,见时间已过了很久,王玉山便与父亲告辞,回到了家中。几天过去了,案情丝毫没有进展,案子的难点还是没人能说明白被盗的官银是怎么出现在王天福家的钱庄里。这天傍晚王玉山正在床上躺着,他心里想:这贼人到底用什么方法把失窃的官银放进了钱庄银库?这也太难了,难道真是父亲偷的官银?不!这不可能!可也想不出什么方法能证明父亲是清白的呀。想到这王玉山不禁愁上心头,便起了身,拿起桌子上的酒壶到院子里喝闷酒,喝着喝着空中就开始落雪花王玉山感到一丝寒意,心想父亲在牢中怎么睡呀。趁着醉意,王玉山回到屋中睡下了,一觉醒来已是清晨王玉山见院子里只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花,缸里的水却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王玉山心想昨晚这么冷我得给父亲送一身厚衣服去。从大牢回来已是中午,王玉山吃了点东西,又想喝酒,便去屋子拿酒壶,到了屋子见酒壶不在,转身一看原来酒壶昨夜落在院子中的石桌上,王玉山便出了屋子去拿酒壶,他伸手去抓壶柄,可指尖刚碰到壶柄只见酒壶立刻塌在了石桌上碎成了粉末,一阵风刮过,粉末被风吹得到处都是,王玉山被惊了一下,“啊!”的叫了一声,这时孙管家从前厅跑了过来忙问道:“少爷,怎么了?”,王玉山脸上露着惊奇指着桌上的粉末说:“怎么我只碰了一下这壶就碎成粉灰?”“嗨,我当怎么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少爷有所不知,这壶是个锡壶,锡这东西有个怪病,要是受了冻就会碎成粉灰,昨夜这壶扔在这冻了一夜,把它给冻坏了,少爷一碰他,也就碎了,正因为这个怪病,平常也不拿它做器物,锡器咱家也就这一个,少爷以前没见过罢了。”“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把我惊了一下。再拿个新的吧。”说罢王玉山便走向屋子,可刚走出没两步忽然站住了,自言自语的说道:“难道? 啊!我知道了!”孙管家见王玉山这个样子问:“少爷您有怎么了?你说知道了什么?”王玉山转过身一步迈到了石桌前,伸手抓起一把粉灰说:“我知道那盗匪是怎么把官银放到钱庄的银库里的了,孙管家,你还记不记得装银子的箱子里有很多灰尘?”孙管家听了说道:“是呀,可那又怎么??”王玉山眼里闪着光芒激动地说:“是有人把官银的印痕上浇上了锡水,锡水凝固了以后,官银的外表就和普通银子一样了,他们再把银子存进钱庄,银子放到银库不久就下了大雪,天寒地冻,银库里更是寒冷,银子上的锡便冻成了粉灰,等官兵搜查时自然就会被发现。”“原来如此,那歹人为了陷害老爷竟费了如此心机,少爷,这下老爷有救了!”孙管家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说着。“是呀,这下父亲有救了,若不是这酒壶,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盗匪用的这方法,我这就去找知府大人。”说完王玉山包了些锡灰便去了府衙。到了府衙,王玉山将自己的发现向刘仁海说了一遍,又将带来的锡灰拿出来和钱箱里的灰尘比对了一下,结果一模一样!刘仁海说:“那贼人偷窃了官银还用如此毒计把一部分银子存进永福钱庄来陷害王兄,可真是煞费苦心呀,如此歹毒之人我抓到他定要狠狠的治他的罪!”站在一边的张捕头说:“大人,济南的锡匠铺只有一家,我带人去查一下一个月前有什么可疑的人就行了。”“好,马上去,不过你一人去就可以了免得打草惊蛇,有什么情况马上向我禀报。”这张捕头到了锡铺便问锡匠刘五一月前有什么人买过很多锡,刘五想了想说道:“这锡本来用的就不多要说买得多的也就是城西兴隆钱庄的伙计曹谷了。”“曹谷?”“没错。他不仅买了不少锡而且把我化锡的炉子一并借走了。”“什么,他借走了炉子!”“是呀,我说你把我炉子借走了我做什么生意呀,他掏出十两银子给我说是租炉子的钱,哈哈这可抵上我做几个月生意了。我收下银子就让他拿走了。”听到这张捕头便觉得甚是可疑便连忙回去禀告给刘仁海。刘仁海听后大喜,他说:“曹谷是兴隆钱庄的伙计,一个穷伙计出手如此大方这说明他背后定有人支持,最可能的就是他的掌柜柳任固,柳任固定与这件案子有莫大的关系!张捕头你马上带人去搜查兴隆钱庄,再把柳任固带来!刘仁海这么说不是没道理的,那兴隆钱庄是济南城中几个大钱庄之一,多年来与永福钱庄竞争,而他的掌柜柳任固却非常神秘,五年前他出现在济南城开办了兴隆钱庄,没人知道他的底细。”一个时辰后只听外面大堂有嘈杂声,刘仁海马上去大堂只见众捕快已将柳任固带来此时正跪在堂下。张捕头走到刘仁海身前说:“禀大人,刚才卑职与众捕快在兴隆钱庄后院的水池中搜出被盗的官银八十万两,现柳任固已带来请大人审问。”“好啊,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查出你了,开堂!”刘仁海拍了一下惊堂木,柳任固的身子不禁抖了一下。过审问谁也没想到竟审出一个惊天秘密,此次官银失窃案是柳任固所为无疑,令众人惊讶的不是此事而是柳任固的身份,柳任固原叫萧沧海,提起这个名字众人都不陌生,萧沧海是有名的江洋大盗,做过很多惊天大案,朝廷追捕多年都没有结果可他几年前却忽然失踪。原来萧沧海一伙大盗受朝廷追捕多年,为了躲过朝廷追捕便到济南府利用多年偷盗所得开了钱庄,化身成了钱庄掌柜,一边经营钱庄,另一边却不时到附近偷盗,前些日子这伙江洋大盗知道府库里有一百万两银子,将银子偷出在这伙人眼中并不是难事,银子偷出后萧沧海忽然想出一计,将其中二十万两银子银子经他精心掩饰,令人存入永福钱庄以陷害王永福从而击垮永福钱庄,萧沧海用来掩盖官银的方法的却精妙,本想万无一失,可没想到那只小小的酒壶揭露了真相。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民间故事:点鳅成金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2013-2015 爪游控 ZhuaYouKong.com 版权所有. 陕ICP备13007390号-1 Top

加拿大移民

澳洲移民新政策

魁省自雇移民

澳大利亚移民